跑去修女直播间忏悔的,都是些什么贵物?

星彡P丨文

赛博时代,WiFi不知不觉已经代替了阳光,成为水和空气之外的第三生命要素。而在国外,通过Twitch直播进行在线忏悔,可能是实现“信仰”的最新流行趋势。

打开手机,选择自己心仪的姿势躺好,舒舒服服地在家忏悔你最阴深、最黑暗的罪行,不用一路长途跋涉到修道院麻烦神父修女,WiFi会引导你心向光明。

这听起很荒谬,但没关系,畅所欲言就好。

毕竟网上的修女都是女主播假扮的,你的故事也不一定是要真的。可就算只是直播间的逢场作戏,一旦披上信仰的外衣,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Niki是Twitch上名不见经传的小主播。

平时的直播镜头身后就是她的卧室,小柜子里塞满了像是宝可梦、塞尔达猪头人、悲伤蛙什么的小物件,甚至还有个暴雪的洋葱小鱿。

墙上挂着的画像则来自漫画家矢沢あい的作品《NANA》,一身的大花臂,看起来是个很朋克的个性女孩。

然而最近一张她身穿修女服的梗图却在网上火了,你也许已经在互联网某个角落见识过,并疑惑过。

事情要从一次直播整活开始说起。

(由于《谈天说地》板块的竞争非常激烈,总要整点活才能脱颖而出)

某天,有一个名叫“Q”的英国人,进入了Discord频道的麦序,他在Niki的直播间里回忆起自己13岁时和父亲出行钓鱼的经历。

Q这天没有空军,幸运地钓上了一条鱼,尽管他的父亲觉得鱼还小,催促着他把鱼放生回水里,但他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

“我和这条鱼好像有某种联系”,Q告诉Niki,“它的手感非常好,感觉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于是Q把鱼塞进了裤裆里。

很显然,鱼没有水会死,死之前会挣扎,挣扎着在男孩的百慕大三角跳动,那感觉像在做某种口部运动一样,对年少的Q显然是相当特别的经历。

后来Q把沾满液体的鱼放进了迷你冰箱里,陆续使用了一个星期,直到被自己的父亲发现——这段在线忏悔的经历可能是Niki直播间里最出名的梗。

去年10月28日,Niki把视频录像发布到了TikTok上,并配文“hedidWHATtoafish?”,没想到5个月之后才意外翻红

视频被人发掘后,转载到各个外网论坛里,一夜间混乱属性的网络乐子人全都知道了鱼的典故。也因此让我对网上的“修女在线忏悔”这件事产生了兴趣。

(图源水印,也是整活)

直播整活时Niki身穿修女服,脖颈戴着念珠,嘴里时不时品着thebloodofChrist(说是耶稣之血,据说是一种电子烟),看起来有模有样的。

整个忏悔告解过程里,她一直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尽管不是真的神职人员,这只是平凡无奇的互联网角落发生的一场Cosplay秀,但Niki还是进入了角色,对所有来访者进行了简单的劝慰。

网友坦白罪行时,屏幕中央会打上忏悔者的名字。一旦忏悔结束,直播间观众就会在聊天框里投票决定他们是否“值得救赎”。

——如果不值得,就会被扔进地狱的烈焰,如果值得,就会被送进天堂。

(地狱向左,天堂向右。很显然,Q的结局是左边)

另一段Niki的视频,好吧,这也是个贵物。一个名叫“TK”的人在她直播间坦白,自己在中学时上了最好的朋友……的狗。

那天两个人游戏玩累了,一起过夜,凌晨3点左右,朋友先睡着了,他开始在Snapchat(一种阅后即焚的社交软件)寻找女孩们的涩图打手枪。

关键时刻,朋友的狗恰好走进了房间,于是狗狗在交火中不幸被击中了,“我不得不把它带到外面,用水管冲洗它。”

毫无疑问,TK最后的结局是被扔进地狱的烈焰中,如同其他参与直播的忏悔者们一样,没有任何例外。

这些在线忏悔的问题通常都跟身体发肤的困扰有关——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屎尿屁的下三路危机,又或者是贤者时间的手冲感想……

你们懂的,国外的网络变态是真的变态。每个人的秘密都有所不同,为了戒色而来到直播间,没人知道修女们即将面对的故事刺激程度有多高。

身怀怜悯之心的慈悲职人,代表神给予宽恕,让世人明白“浪子回头金不换”的道理,于此同时,也是对自己身心的磨练,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参差。

有意思的是,现实里修女自带禁欲色彩,在网络上却呈现一种别样的风采,就跟夫妻床底间的情趣护士装、成人电影里的JK妹(指20岁以上)一样,带着琴瑟剥削的意味。

而像Niki这样COS成神职人员进行整活,进行在线忏悔的主播其实还有不少,除了修女,最另类的要属PaymoneyWubby扮演的教皇。

Wubby在Twitch上有54万的粉丝,YouTube上也有37万的订阅,算是个外网大主播,他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扮演起了教皇的角色。

身穿红白相间的长袍,头顶纸糊的金边教皇帽,挺着啤酒肚缓缓地走到镜头前,而他的修女助手Alluux也是由一名女主播。

只见Wubby缓缓接过修女递来的圣水,誓要帮助前来倾诉的民众洗涤心灵。

顺带一说,这瓶圣水是GreyGoose(法国灰雁,调酒常见的一种伏特加)。

寻找Wubby告解的对象往往也是主播,你可以看作是国内的直播PK形式,一左一右将屏幕对半分开,难得画面还做了些特效,还原了神职人员的日常。

每天窝在阳光透不进的小黑屋里,一本正经地危坐在格网后面,耐心聆听着人性罪恶的秘密告白。

有人因为哥哥弄坏了Xbox手柄,拉屎后拿他毛巾擦屁股来报复的,有人在家偷偷看美脚小电影,被自己妹妹和她的朋友们撞见的……实在太过恶搞。

于是我确信,主播扮演的假神父假修女们,应该是世上拥有最多故事的人,尽管这些故事大多来自别的人。

又通过在线忏悔的形式,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网友们奇奇怪怪的难言之隐。

(呼叫上帝)

写到这里,我开始联想到现实里附近的一座乡村教堂。我老家在城市的远郊,住的地方附近只有疏疏的几簇住宅,到处是绿油油的菜圃,没有那种大都市的繁华。

从小镇的主干道拐个弯,顺着乡间小路走一段,就能看到木然孤立的教堂建筑,像是舞台上的布景似的,是镇上难得一见的光景。

可能因为小路旁几乎都是砖瓦平房,所以教堂墙壁姣好的粉刷成色,在附近荒草的瓦砾堆衬托下显得格格不入,有一种别样的虚幻感。

然而我却对此并无好感。这都要怪那屋顶上缀着霓虹的十字架,每到黄昏以后,在街灯如豆的黄光映照下,像是抹了血一般慎人,总是怀疑里面是吸血鬼和科学怪人的巢穴。

夜半归家途经过,连带着影子都显得瘦长了些,想着“卧槽,也太吓人了”,脚下的步伐都开始勤快。这种下意识里的趋利避害心理,导致我从小到大都没在现实里见过正宗的神父,也没见过正宗的修女。

不管是中国人的,还是外国人的,少女的,还是大妈的……尽管乡村教堂就在离小区几十步之遥的地方,却像是个黑匣子,也多少对里外往来的人添了几分怀疑,总觉得神神秘秘的。

等长大之后就更加不信这东西了,觉得都是寻找心理安慰罢了,但是看多了外国影视剧,多少也见过信徒告解的场景。像这种神职人员,时不时被人灌输负能量,想想还挺窒息的。

也难怪MMO网游里有负责加血的牧师,还有能输出的戒律牧师、暗影牧师。一些离谱的问题正常人估计都听不下去,忍不住动手天罚可太真实了。

好在直播在线忏悔并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虽然也就图个乐,但是主播毕竟没法顺着网线砍人,不是么?

-END-


最新文章


原神真的适合零氪党吗: 零氪需要心态 微氪也需破财

我玩过不少游戏,但《原神》是我第一个玩得舒心的游戏。那种舒服的感觉,就像胡桃在给我按摩一样!不过,但凡玩游戏,就有充值氪金的大佬,也有零氪党、零冲党。点击加载图片我列一下《原神》中的玩家分类:一、零氪..

原神真的适合零氪党吗: 零氪需要心态 微氪也需破财

我玩过不少游戏,但《原神》是我第一个玩得舒心的游戏。那种舒服的感觉,就像胡桃在给我按摩一样!不过,但凡玩游戏,就有充值氪金的大佬,也有零氪党、零冲党。点击加载图片我列一下《原神》中的玩家分类:一、零氪..

FGO玛修10月语音: 万圣节活动目测稳了

点击加载图片10月已经到来,这里也祝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国庆假期,大家记得兑换本月绿方块商店的呼符等奖励。FGO日服也更新了玛修的10月语音,这里为大家做个简单的机翻,以及解读一下。上个月的语音确实是直..

梦幻西游: 大改时间确定? 打图界的扛把子见识下?

Part1、打图界的扛把子点击加载图片最近一个每天打图的兄弟发我一个他的成就图,就是这个在做打图任务的时候,连续给了10次宝图,这个运气也是无解了,绝对打图界的扛把子,就问你服不服,大唐的兄弟终于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