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50年代蛔虫肆虐, 宝塔糖劳苦功高, 为什么后来销声匿迹了?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宝塔糖这个童年回忆?

童年回忆——宝塔糖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糖卖得很贵,而且还对牙齿不好,所以很多家长都不让孩子吃糖,但是要换成这个糖,就很乐意了。

原因无他,宝塔糖有一奇妙的功效,就是能把孩子肚子里的蛔虫给清理出来

蛔虫病到底有多可怕?宝塔糖又是如何得来的?

为何现在很少看到宝塔糖的身影?是出现了替代品还是不需要了?

甜味与苦味夹杂的宝塔糖

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上世纪50年代蛔虫肆虐的时候,宝塔糖劳苦功高,但为什么后来销声匿迹了?

几十年前,每个人的肚子里几乎都有蛔虫,一想到肚子里有虫子就浑身发麻。

那时候我国蛔虫感染率达到百分之七八十,而且小孩的感染率明显要高于成年人。

那时候的小孩儿可以说是漫山遍野的跑,浑像一群野猴子。

可怕的蛔虫

早上一起床,就开始三五成群地跑到上山摘果子,去河里抓螃蟹,再去地里挖些蚯蚓来玩。

太阳下山回家后,哪里还看得见身上有干净的地方,这时候家里人也管不了让换衣服洗手,直接就招呼了吃饭。

毕竟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嘛。

那场景表面上还真挺和谐,然而在看不见的地方,那些虫子也跟着吃进了肚中。

其实除了没有勤洗手的习惯之外,在当时的农村,很多不好的习惯都给蛔虫提供了繁殖的温床。

那时候农村大量使用的都是旱厕,人畜的粪便几乎都堆积在一起

在缺少化学肥料的年代,这些粪便就是田地里瓜果蔬菜的天然养料。

密布在粪便里的虫子,当然就包括了蛔虫卵,于是这些蛔虫卵就顺着蔬果和井水又回到了人们的肚子中

蛔虫在人体内的生活史

这些蛔虫可不是省油的灯,它们在进入人体后,就会在十二指肠中孵化,然后钻进小肠里。

当蛔虫在肚子里扎堆后,人们就会感到恶心、腹痛的症状

如果是孩子,还会影响食欲,减缓他们的身体发育。

最可怕的是,当这些幼虫发育完成后,在没有外在因素影响的情况下,几乎可以存活1年。

而这些肚里的蛔虫还会不断地繁殖,一条雌虫每年都可以排卵达到24万个,这就导致人体内的蛔虫数量不断增加。

长期不治疗的话,就会引起各种并发症,比如肠梗阻、肠穿孔和阑尾炎等。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终于研制出了治疗蛔虫的药。

刚开始研制出来的药物,就是普通的药片,吃起来可能比较苦,这对大人来说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难以忘怀的童年味道

但是对孩子来说就不同了,大部分的孩子都很拒绝吃这些苦涩的药,于是国家制药局为了成功给孩子打蛔虫,就做出了各种五颜六色的宝塔糖

不过后来我们常见的就是这种黄色的。

吃下宝塔糖之后,大约第二天就可以见到效果,一条长十几厘米的蛔虫就这么被拉出来,回想那个画面还是觉得十分恐怖。

但是为什么这劳苦功高的宝塔糖,现在却很少看见了呢?

曾立下诸多“功劳”的宝塔糖去了哪里?

要解答上个问题,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宝塔糖的原材料——蛔蒿,它含有的“α-山道年”,正是蛔虫的克星。

所以宝塔糖的兴衰,都和这一植物的命运紧密联系起来。

当时虽然研制出了治疗蛔虫的药,但是这一材料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却不曾有过。

蛔蒿不是土生土长于我国的稀有植物,从前它能生活在北极圈,是一种多年生耐寒冷的药用植物。

蛔蒿

当时前苏联也是凭借本土的环境和技术,才成为了蛔蒿的供应国。

所在刚刚研制出宝塔糖时,我们只能从前苏联进口原材料,后来我们意识到这一材料的重要性。

于是1952年,从前苏联进口了重量只有20克的蛔蒿种子。

因为种子实在珍贵,所以当时还把这仅有的种子分成了4份。

制造宝塔糖的重要原材料

综合考虑温度、阳光日照、肥料成分、土质结构等因素后,将种子分别交给呼和浩特、大同、西安和潍坊的农场进行试种。

直到1954年,潍坊农村才试种成功。

当时为了保密,潍坊农场对外宣称的种子为“一号除虫菊”。

此后,中国终于不再完全依赖前苏联的原材料,到50年代后期,种植蛔蒿的面积扩大到了8640亩,每年产的蛔蒿花叶将近15万公斤。

蛔蒿在我国不再是稀有物种

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潍坊蛔蒿经历了太多的变故,包括烂种、减产等情况。

后来在“十年动乱时期”,蛔蒿的种植直接被叫停。

即便在1976年,蛔蒿的种植又迎来了一次大繁荣,种植面积达到18000多亩,但是导致的结果就是使得宝塔糖市场一度饱和。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蛔蒿又因大量积压而停种。

在80年代,正当宝塔糖在消灭蛔虫方面起到最大效果时,人们却发现,蛔蒿的种子已经逐渐绝迹。

1982年,在蛔蒿种子消亡的情况下,宝塔糖的生产也按下了停止键。

失去了制药的原材料之后,宝塔糖也就逐渐销声匿迹了。

当然在医疗技术的发展下,蛔虫药当然也不止宝塔糖一种。

外表可爱实则暗藏苦味的宝塔糖

现在国内使用的蛔虫药基本都是含有阿苯达唑、甲苯达唑、噻嘧啶等成分的新一代蛔虫药。

这些药品同样能够消灭肚中的蛔虫,而且它们的效果相比传统的宝塔糖更佳,并且毒性也更低。

事实上,现在我们不是看不见宝塔糖的身影,在一些药店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这个熟悉的黄色糖果。

只不过它和传统的宝塔糖却有了成分上的根本转变,比如双羟萘酸嘧啶宝塔糖、盐酸哌嗪宝塔糖等。

五颜六色的宝塔糖更能引起食欲

在一定程度上,它们同样是为儿童专门制作的,只是味道和传统的宝塔糖相比可能有差距。

其实,在进入21世纪以后,世界范围内,蛔虫的患病率已经降低了不少。

那么作为蛔虫最爱盯上的儿童呢?

容易被蛔虫盯上的儿童

广东省在2015年,针对20个市县12401名3-6岁的儿童进行调查,发现蛔虫感染率已经下降到0.52%

所以现在,如果不是身体的确出现症状,也就没有必要捕风捉影地给小孩打蛔虫了。

毕竟是药三分毒,孩子的身体比不上大人发育健全,难免会因为吃药产生一些副作用。

而现在蛔虫没有再回到我们体内,则是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逐渐变好,并且也更加注重个人卫生了

勤洗手,注重个人卫生

不仅做到了饭前便后勤洗手,而且在很多方面都变得更干净了。

现在即便是农村也已经很少再见到旱厕,取而代之的是抽水厕所,这在很大程度上还可以减少人体和大量细菌的接触。

而现在人们也很少直接用粪便来灌溉作物,基本上采用的都是化肥。

这一改变,就直接避免了蛔虫再次回到我们的生活环境中。

化肥取代粪便灌溉作物

而在喝水方面,很多农村人也不再饮用井里的生水,一般都会烧开再喝,或者安装净水机,将水中的细菌过滤后再喝。

所以当人们从源头上切断了蛔虫的感染途径后,宝塔糖的存在似乎也不再重要了。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虽然现在蛔虫的患病率变低了,但是人体内可能还存在其他的寄生虫

它们对人体的损伤也不亚于蛔虫,特别是食源性寄生虫,很容易通过食物进入人体内。

水质提高减少了蛔虫感染率

据了解,现在最流行的就是华支睾吸虫,一些严重的地区感染率已经超过23%,所以一定要注意饮食安全卫生。


最新文章


2022年国庆节期间饮食安全消费提示

2022年国庆节将至,国内疫情仍呈多点散发,多地倡导就地过节,减少非必要的跨地区流动。为帮助消费者安全、舒适地度过国庆节,共同喜迎党的二十大,特作如下消费提示。家庭用餐讲卫生,均衡营养更健康01注重卫..

个人防护小妙招, 防疫知识要记牢!

疫情未结束防疫不松懈点击加载图片疫情尚未结束请继续坚持做好个人防护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防疫“三件套”佩戴口罩口罩盖住口鼻和下巴,鼻夹要压实;口罩出现脏污、变形、损坏、异味时需及时更换,每个口..

6岁女童眼内螨虫“筑窝” 医生提醒: 眼干眼痒别忽视

6岁的欣欣(化名)连续一年总是反复出现眼睛红肿、疼痛、总觉得眼睛里面有东西卡着等症状,本以为是眼睛进了东西,但经医生用显微镜检查,让人大吃一惊,导致这些症状的元凶竟然是“住”在其眼睛里的螨虫,而且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