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岁越南老妇, 60多年来怀抱日本兵衣服睡觉, 儿子痛斥也痴心不改

蔓延的战火

越南战争之前,还是法属印度支那地区的东南亚等地,此时的境况还十分复杂。

二战期间,德国迅速击败了法兰西共和国,包括法属印度支那地区也在德国铁骑之下。

不过德国想要的,是整个欧洲,东南亚地区的管辖地理位置太过遥远,并且并不占据欧洲战场的优势。

因此这一地区当时由日军管理,主要在港口、机场和铁路中。

1940年,日军首次进入印度支那部分地区。次年夏天,日本便扩大了对整个法属印度支那的控制。

日军的举动引起了美国的担忧,美国看到日本在法属印度支那区的扩张最终限制了日本在这里的钢铁以及石油的出口。

为了摆脱在这里的禁运,以及日军想要在这里完成自给自足,最终这些因素导致日本决定对西方盟军发起进攻。

最开始是香港、马来西亚,后来在菲律宾和珍珠港。

整个事件最终使得在美国在1941年12月对日本宣战,尽管此前美军就与英国组成了同盟,但日本的活动不得不让美国拿出一部分精力放在法属印度支那地区。

珍珠港事件之后,日本也进一步把该地区作为攻击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荷属印度群岛的跳板。

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局势非常混乱,1941年2月,胡志明回到越南,并在中越边境召开了相关会议。

会议的结果便是“越南独立联盟”的诞生,该联盟欢迎所有的越南政治团体加入,并创建了一个单一的反殖民独立运动。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日本、美国、越南才相互交织在二战战场中,包括后来的越南独立战争以及美越作战可以说都是受这一时期的影响。

直到1945年前,不少日本军队一直留在越南。

另外还有部分日军被留在越南中成为越盟,不过日本人才没那么好心帮助越南在政治运动中做出努力。

意外的结识

主要原因在于,日本需要越南的土地帮助他们完成军需补给,另一方面,处于一种特殊的双向合作,日军帮助越盟训练军事作战能力可以得到更多交流。

日越之间的关系在此时显得极为微妙,敌人也不完全谈得上,要说是合作关系,日军显然是想将力量控制延伸到东南亚地区。

不过这一时期内,不少日本人为了方便融入环境,他们简单地将自己的名字与越南人同化,并且通婚,采用越南人的名字。

如今多年过去,日本与越南仍然存在一些联系。

年过九旬的阮芝璇,她仍然记得那个曾在越南的丈夫,这是人生中无法回避的过去,同时也是一段难忘的情感旅程。

在越南最为动荡的那几年里,阮芝璇结识了一名日本军官,这名军官则是当时日军派遣过来帮助当地越盟进行军事教育的。

两人在越南乡下结识,并且交谈十分投机。

尽管日军在越南人眼里并不怎样,但是二人在往来之中逐渐产生爱意。当时日军内部也流行与越南人通婚,因此这名日本军官也接受了阮芝璇的求婚。

婚后两人育有两个孩子,如果只是单看阮芝璇的经历话,似乎还没什么问题。

但实际上,阮芝璇的经历只是极少数,大多数越南人实际上是痛恨日本人,尤其是后来日军开始大肆对越南进行粮食征收以及资源处理时。

很多越南人因此也吃不饱饭,同时还要帮助日军完成在越南的生产任务。

但阮芝璇就不一样,嫁给了日本军官的她生活还算不错,尽管自己并没有因为军官妻子的身份得到许多优待和特殊待遇。

但在此时的越南环境里,阮芝璇称得上是幸运的。

不过事情很快便发生了转变,就当日军拿出部分精力攻击美国后不久,美军的攻击还有来自中国战场的影响,使得日军无暇顾及自身。

最终日军在长期的交战中,以及美军的原子弹攻击,日本政府最终宣布无条件投降。

破灭的美梦

投降后的日本自然需要迅速撤离所有在战场中的日军,其中也包括在越南驻扎的军队。

日本在越南大撤离的时候,阮芝璇与丈夫见了最后一面。

阮芝璇本想跟着丈夫一起回到日本,但是日军撤离很明显是场军事行动,并且越南本身在日本人眼里只是一个补充基地。

丈夫撤离时告诉妻子,等日本情况好转后,自己便会回来与家人团聚。

单纯的阮芝璇只是一个农村妇人,她根本就不明白在这背后隐藏的真相,实际上丈夫这一走是不会再回到越南了。

多年之后,曾经驻扎再越南的日军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相关的记录和留下的东西也少得可怜。

但阮芝璇仍然相信丈夫会回来,这种强烈思念情绪或许成为了阮芝璇内心的一个心结。

阮芝璇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十分不易,而她的儿子也经常被人指责是日本军人的后代。

不过阮芝璇并没有在意那些流言蜚语,而是时常向儿子讲述父亲在越南的故事。

不过两个孩子从小就没怎么见过父亲,因此这样的关系对他们来讲就像是虚无的。

六十多年来,阮芝璇孤身一人等候着丈夫归来。

已是九旬高龄的阮芝璇每天仍然怀抱着丈夫的衣物才能入睡,对此,他的儿子也时常感到愤恨。

有一次儿子终于忍不住了,并当即痛斥母亲不要再为一个不会回来的人守候,父亲的承诺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但即便如此,阮芝璇仍旧痴心不改。

阮芝璇的故事传到了日本,不少日本民众也纷纷主动帮助阮芝璇寻找当年离开的丈夫。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回到日本后的丈夫早已与其他人组建了家庭,阮芝璇的守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或许面对清醒的真相,不如让自己活在虚幻的期待中,也许就不会受到伤害。

阮芝璇最终选择放下了这一切,并随儿子回到越南。

对于她的人生来讲,或许这只是在某个瞬间恰巧迸发出的希望火花,因为战乱,人们渴求正常的生活。

但这样的火花在熄灭之后,只会剩下残留的火药渣和难闻的气味。

战争对人的伤害并不只是肉体,精神的摧残才是战争中最残酷的东西。


最新文章


儿童读物《抗疫三千年》,封面竟会有古人在做核酸

点击加载图片近期一本儿童读物《抗疫三千年》的封面图,有身穿古代衣服的人疑似在做核酸检测,引发争议。引发争议的读物为《抗疫三千年:写给孩子的中国古代抗疫故事》,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是江苏科普创作出版扶..

双枪耶律备6——护步达冈之战(上)

公元1114年,女真族在完颜阿骨打领导下奋起抗辽,转战宁江州、出河店,连战连捷。次年正月,完颜阿骨打称帝,建大金国,争得独立。达鲁古城之战中,以少胜多,大败辽军后,又攻占黄龙府(今吉林农安),气势愈来..

黄金荣的葬礼

如今的桂林公园已经成为了外地游客们在去上海游玩时的「十大必去景点」之一。移步异景,现在公园里不仅有每日来散步、闲聊的退休老人,更因为其富含中式园林之美,还受到了很多大学生的喜欢,一年四季,都有许多年轻..